近日,界面新闻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,字节跳动财报2019年达成了其业绩目标,全年营收超过1400亿元,较上年增长近280%。同时,早在11月时,字节跳动的日均营收就已超过4亿。

尽管字节跳动官方先不予置评,后又称“消息不实”,但参考此前路透社所透露的字节跳动在2019年上半年营收为500-600亿元的数据,字节跳动也极有可能完成2019年营收千亿的目标。

近几年,字节跳动的营收一直呈现出倍数级增长的趋势,从2016年的60亿,到2017年的160亿,再到2018年500亿,每年都保持了超过200%的增长速率。

而2019年,字节跳动的业绩一直保持稳步的增长,由于上半年完成的较好,还曾中途上调了目标。

究其原因,抖音作为字节跳动新的收入引擎居功至伟。

据界面新闻了解,去年抖音持续从爱奇艺、微博等手握商业变现资源的企业挖来高管团队空降,就职后直接带动抖音商业化运作速率提升。

除此以外,2019年,字节跳动在数字广告的基础上,又在直播、搜索、知识付费、电商、游戏联运等业务上持续探索,扩大收入来源。且从年初开始,字节跳动的海外产品也都开始了商业化。

种种因素加起来,让字节跳动在2019年交出了一份不错的答卷。

但问题在于,现阶段字节跳动的年营收已经超过百度,走到这个体量,再想达到过往200%的增长已经非常艰难。更何况2020年的数字广告大环境还不明朗,字节跳动又在海外面临巨大的政策压力。

在这样的环境下,已经成为“大象”的字节跳动,还能继续跳舞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