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字节跳动,我们有这样一支团队——规模数千人,负责打造支撑公司高效运行的系统和工具。业务范围涉及企业沟通工具、在线文档、共享日历、人力资源系统等。同时又藏龙卧虎,代表公司进军B端市场,支持更多优秀企业提升组织沟通效率。

我们相信,单个产品的成功,可能主要取决于产品和技术能力。但一家公司持续地成功、不断突破自己,一定是因为具有强大的企业文化和先进的工作方式。

想要解读字节跳动为何能持续“超速”成长,除了那些大家耳熟能详的产品矩阵,或许你还需要了解下这支神秘团队——效率工程(Efficiency Engineering)。

1

在字节跳动

我做了一款评分4.9的应用

做出一款在苹果应用商店评分4.9的IM工具是什么样的体验呢?

飞书的产品经理程骋说,听到同事和同行评价飞书“是真好用”的时候,是他最有成就感的一刻。两年前,在飞书还只是一个雏形的时候,还是Facebook工程师的程骋放弃了硅谷的工作,加入了这个初创团队。

“一流的公司,一定有一流的工作方式和工具,它们的价值甚至远超单个产品。而字节跳动,是一个很难得的非常重视工具的公司,从CEO开始,就非常认可工具对一个企业和组织的价值。因为相信,我来到了这里。”如今,程骋两年前的愿景变成了真实的景象——

集结了聊天、协作文档、共享日历、音视频会议等一体化功能的飞书协作套件,已经成为了ByteDancer最离不开的基础工具,支持着字节跳动数万名员工在全球230多个办公室之间开展跨时区跨地域沟通,实现了内部信息的快速流动,展现了协同工作套件的高效透明。

飞书的协同文档太赞了,大家可以在同一个文档里协同编辑、添加评注,还能插入投票,随时@相关同学讨论问题,真正实现了“everyone on the same page”!如果用一个词形容飞书,就是高效。以日历为例,参会人可以共同编写会议记录;也可以把日程分享给好友;还可以查看任何人的日程表和跨时区的日程……用飞书聊天,最大限度避免了信息不对称。它让拉群变得特别简单,优先级高的群可以置顶,进群还能对群内过往信息了如指掌,“爬楼”看上下文,群内对话可以定向回复,选中多条转发,大大提升了团队的合作效率。

事实上,为了优化公司内部的信息流动,EE团队做出了飞书以外的更多产品——

比如,在People人力资源系统,ByteDancer就可以看到任何同事的OKR,了解TA的工作内容,同时支撑公司全球所有产品线的招聘面试和人才管理;此外还有大大小小数十个系统和工具,从会议室管理到数据分析,从访客接待到内部论坛,推动着整个公司的高效运转,是孵化和支撑今日头条、抖音等爆款产品的关键因素。

在字节跳动,我们相信“透明可见”是一股有力的组织力量。不论是飞书还是People,EE团队的所有尝试都是围绕这样一项理念——“Context,not Control”,就像一鸣多次谈到的内部信息高效流转的重要性:“决策指令不是单纯的上传下达,而是让同事之间通过提供上下文,通过内部信息透明来解决问题、做出决策、提高效率。”

2

为什么这些大牛

都选择来字节跳动做工具

字节跳动打造过很多爆款App,我们最常用的却是飞书。就像看似低调的EE团队,却隐藏了很多技术大牛。

加入字节跳动前,清华毕业生陈海已经是某日历工具的创始人,打造了一款“App+公众号+小程序”超百万月活的产品。

创业中的他,却转身加入了字节跳动,“我觉得公司和我自己想做的事情是非常一致的,并且在公司这个大平台上,我能拥有更多资源支持我实现更大的事情。”在陈海加入时只有四五十人的飞书团队,如今已经有了上千人的规模。

“这个支持不仅说是情感上的支持,更多是逻辑上的支持。”陈海说,在做效率工具这件事上,公司提出的逻辑是——面向市场打造产品,将内部工具外部化,加入to B赛道,这是唯一的逻辑也是最大支持。

“只有面向市场参与到更激烈的竞争中去,才能push你去关注外部的评价,把各种各样客户的需求抽象出来并解决掉,从而倒逼产品追求极致体验。而只要我们想做最好的工具,就不可能投入小,因为to B方向一定是非常长期、有耐心,投入很多资源才能做好的一块。”

ByteDancer每天都在用的飞书日历系统,就是陈海团队的项目。如今,他又在公司内部开始了新一次的“创业”——负责People系统,提升使用体验,“做People跟创业没有本质区别,因为公司非常授权,没有资源限制,我可以尝试所有想法,唯一的区别是不会担心发不出工资。”

在2019年初,同样有一位来自微软的技术大牛来到飞书——加入字节跳动前,宁远在微软西雅图总部有过8年工作经验,历任微软Cloud & AI 事业部Engineering Manager。

“在美国的时候就知道字节跳动在做飞书,但靠不靠谱我还不清楚,所以我写了满满三页纸的问题。结果,跟管理层聊下来最大的感受就是——这个公司敢于挑战看似不切实际的目标,可怕的是它有能力和实力去达成。看似不切实际的背后是冷静的观察和本质思考,以及由此推导出的路径。虽然充满挑战,但是有希望达成的,令人兴奋。”就这样,宁远负责起了飞书系统架构和数据团队,也感受到了产品的迅速迭代、快速壮大。

“我们在九月底脑暴了个新idea,十月底就出原型跟管理层review了。这里的迭代速度和决策通路真的太快了,另一方面也说明,产品真的得到了战略层面的关注。”宁远介绍,飞书的开发节奏是典型的小步快跑,至今仍然保持着很快的更新频率。

“过去我们做 to C 的业务,其实B端业务难度也很大。”陈海这样来解释EE团队的技术难度——

C端的难是高并发,B端的难是需求更复杂,维度多、交互多。假设有10000个需求揉在了一起,你得找到其中不变的需求并抽象出来,这对大部分工程师来说是最顶级的要求,B端上手很简单,但是要精通很难。

业务决心大、支持资源多、人才密度高……EE团队的无限潜质吸引了不少互联网业内优秀人才的加入,而他们又反哺着字节跳动驶向更为广阔的B端“蓝海”,从整体上优化组织结构、提升生产效率。

3

像打造产品一样打造公司

为什么一个看似低调的部门,却能招揽到这么多人才,又打造出了极具竞争力的产品呢?

这是因为字节跳动始终相信这样一句话——“Develop a company as a product”,我们在做业务产品的同时,也在做“公司”这个产品。EE团队的工作就是要打造强大的效率工具和系统,支撑和推动公司更快更好地发展。

“很多时候一个组织会忽略掉build一家公司,而只是打造产品本身。打个比喻,如果字节跳动是一个整体,把里面所有的产品比如抖音、今日头条全都扔了,剩下的是什么?很多公司可能就不剩下什么了,但我们可能还剩下很多的方法论、价值观和工具等等,我们还可以在上面创造新的东西。”字节跳动效率与工程团队负责人谢欣这样解释到我们的工具文化。

“企业内的工具对一家企业的竞争力,就好像战场上你使用的武器。要取得胜利,你必须使用非常先进的武器。如果别人都已经用了飞机大炮,而你还在使用传统的刀枪,你再趁手,可能也打不过,而且武器的竞争其实是永无止境的,从这点上讲,你也要不断提升工具的性能。”

“正是因为字节跳动认可工具的价值,而我们尝试使用了市面上所有的工具觉得都不够理想,于是我们决定自己做,因为我们就是要找一个更好的东西。”谢欣说,从一开始,EE团队的目标就不止是做一个企业内部的工具,而是要打造一个更好的通用办公工具,一个让人人都喜欢的办公场景。

简洁/可靠/有温度,是自己最爱拿出去和朋友“晒”的产品。从进公司的第一天,便爱上了飞书,并决定不离开它。截至目前收到过最多好评的一款产品,下它!!!

EE的很多同学都说,看到大家的这些评价和对产品本身的喜爱,是这个团队最意外的收获。目前,字节跳动效率工程团队已经有数千人的规模,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、武汉、成都、杭州、广州、新加坡、美国硅谷都有我们的研发中心。同时我们也在不断根据内部需求和市场机会扩宽产品线,寻找新的突破点。

如果你也想和我们一起打造公司,如果你也想和我们一起为这个世界创造更好的工具,让每个组织和个人更高效更愉悦,欢迎加入我们。

获取字节跳动股票最新信息,关注:http://byte.meigushe.com 每天更新字节跳动股价字节跳动市值最新动态,每季度为您提供字节跳动财报,不定期更新字节跳动研报评级